创新研发

耀途资本杨光:从以色列到中国用差异化的国际化视野看待技术创新

来源:http://www.agyayou22.com 责任编辑:ag88环亚娱乐 2018-09-15 12:26

  “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商业模式创新在2015年上半年就已经走到了极致,流量红利逐渐枯竭,卡车失控撞树 消防破拆救司机觊时!这个时候,再投‘商业模式创新’势必会面临非常残酷的竞争,只有做到No.1才有机会”,耀途资本创始合伙人杨光告诉AI星

  2015年6月,杨光与曾在以色列基金英飞尼迪(Infinity)共事多年的同事白宗义共同创立耀途资本,专注于投资人工智能、大数据和物联网领域的技术创新项目。此时,国内的O2O创业正面临从“扎堆”到“淘沙”的拐点,资本逐渐回冷并开始寻找新的赛道。

  “VC要创造高额的投资回报必须有一套可持续的方法论,商业模式创新类项目很难进行专业化的梳理和研究,缺少持续投资并捕捉到爆款的策略,但投‘技术创新’可以做到”,杨光表示。

  尽管如此,相比团购、O2O、P2P金融等项目,B2B模式的技术驱动类创业项目在当年还是显得格外“非主流”,耀途资本在2015年成立初期也不得不在募资时遭遇LP们对“投资技术公司要如何赚钱?”的质疑。

  “我们当然会挑选技术领域最好的项目,但是即使错失了No.1,投到排在No.2.、No.3的公司,他们的技术仍然有市场需求、有被收购的价值”,杨光说,“移动互联网流量红利期过后,技术创新会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主要驱动力”。对新技术的兴奋是因为他相信,技术驱动的创新能创造一个巨大的增量市场。

  2016年下半年,国内早期基金纷纷抢滩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彼时的耀途则已经在以色列和中国两地投出了多家具有核心技术创新和竞争壁垒的优质项目。

  “以色列更擅长颠覆式技术创新,他们善于从0到1,国内创业者更擅长从1到N偏向应用的创新,我们希望能够将以色列的科技成果和中国的市场相结合,一方面帮助以色列公司在中国做技术对接和落地,另一方面帮助中国企业更好的开拓市场”,杨光说道。

  因此,浏览耀途资本的投资组合会发现,他们在以色列投资了很多以底层核心技术为驱动的早期项目,例如Lumus、Innoviz、BondIT、CorePhotonics、SQream和Vayyar等;在国内,Roadstar.ai、畅圣科技、炬佑智能、磐启微电子、智齿科技、得一微电子、爱拼机、大有科技和大心电子等偏技术应用或进口替代的项目则更受其青睐。

  成立三年,耀途管理的两期人民币基金和一期美元基金中,多数项目已经顺利拿到了后续融资,投资方包括包括阿里、HTC、万得资讯、复星集团、三星和广达等产业巨头。2017年,耀途资本也被以色列权威机构IVC评为“以色列最活跃的Top20VC”之一。

  当国内外科技巨头和风险投资机构纷纷布局人工智能、物联网,耀途资本如何保持对技术的前瞻性?在嫁接国外的技术创新和国内产业资本具备哪些优势,具体有哪些投资逻辑?

  在以色列基金英飞尼迪(Infinity)期间,杨光和白宗义主要关注在以色列拥有诸多先进技术并且能够与中国市场快速协同互利的领域,比如IT、通信、半导体、企业服务等。

  期间,他们不仅接触到了许多优秀的创业团队和丰富的产业资源,也发现,以色列创业公司在对待创新、创业的理念上和中国存在着较大差异。

  众所周知,以色列是著名的“创业国度”,高新技术产业在全球的地位仅次于硅谷。

  这里不仅有微软、高通、戴尔、谷歌、苹果等300多家科技巨头的核心技术的研发中心,也是大公司热衷于挖掘创新技术和“采购”创新项目的圣地,诸多国际科技公司纷纷来到这里押注前沿技术,进行投资和收购布局。

  例如,苹果曾收购了摄像头技术公司LinX、3D传感技术公司PrimeSense、人脸识别技术初创公司RealFace;谷歌豪掷13亿美金拿下众包地图应用公司Waze、收购云迁移创业公司Velostrata;微软3500万美元将3DV Systems收入囊中、并斥资1亿美元买下网络安全技术公司Hexadite;Facebook选择了Onavo、Pebble Interface以及脸部识别网站英特尔更是狠砸153亿美元巨资收购机器视觉公司Mobileye布局智能驾驶……

  这片只有850万人口的国家,拥有不逊于欧美的科技实力,“以色列创业者善于将某些细分领域的技术做到极致,然后卖掉公司,再用这笔钱投入到下一个新项目进行二次创业”,杨光说,由于本土市场非常有限,“优秀的创业者从创业第一天起就想好了公司将来能卖给哪些大公司。从这一点来看,技术类公司也有更多的退出渠道”。

  由此可见,以色列创业公司通过IPO退出的比例并不高。根据耀途资本对以色列过去十年的退出案例分析发现,平均10个退出案例中有9个是被大公司收购完成的,只有一个通过IPO推出,这也变相说明,以色列创业者相对缺乏把公司做大的经验和能力,“如果能将中国市场和以色列技术相结合,就是两全其美的事情”。

  然而,技术驱动型的创业,往往需要经历更长的时间周期。以Mobileye为例,这家公司成立于1999年,但直到2007年,搭载其产品的车型才上市——从研发到商用花了8年时间。

  “这在中国是难以想象的,但在硅谷或以色列,很多有技术背景的投资人就会下注这些具有突破性和前瞻性的公司”。耀途的投资版图里,也不乏这类经过较长技术沉淀逐渐成长起来的明星项目。

  2015年底,耀途资本投资了以色列光学引擎模组开放商Lumus;此后一年,Lumus获得了广达电脑、阿里巴巴和HTC等公司的3000万美元投资。

  Lumus最早成立于2000年,起初是为以色列空军战斗机飞行员用的头盔提供AR光学显示技术。2014年,AR/VR逐渐从军用市场拓展到行业级市场,并开始向消费级行业渗透,Lumus也随之通过2B的运作模式进入民用市场,为AR眼镜制造商提供光学引擎。

  在杨光看来,技术领域的投资人,独立的判断力和产业资源尤其重要,对于“每一波新兴技术浪潮,其产业链上的各个细分领域、环节都要密切关注。早期投资决策要快,如果不了解、拿不准就错过了”。

  决定投Lumus前,耀途资本团队也曾走访了数十家VR领域的创业公司。经过几番调研和梳理,他们最终选择了AR。

  一来,AR由于涉及到与现实世界的交互,比VR具备更高的技术壁垒;另一方面,VR当前主要集中于游戏、影视等市场,应用场景比较局限,相比而言,AR有望在更多的行业应用中发挥独特的价值,而Lumus恰好解决了AR领域最难突破的光学显示技术。

  此外,今天的创业者越来越务实,杨光认为,“过去投商业模式创新和移动互联网领域成功的创业公司,都与BAT建立了良好的关系,因为这些互联网巨头可以帮助创业项目解决他们流量、获客和资本的问题。但投‘技术’,就需要和产业资本建立非常好的联系”,凭借丰富的产业生态资源,耀途资本能够为B2B模式的技术类项目提供更多实际的帮助。

  “对于非常感兴趣的项目,我们会带着创始人见一些相关的上下游合作伙伴,譬如手机相关的技术公司,我们就会带着去手机厂或者ODM厂商跑一圈。一方面能让项目方更好地了解我们,另一方面我们也能从产业端获得对前沿技术的反馈。这也有助于我们持续经营与产业的关系,相当于我们在每一个细分领域都找到了这个领域的‘BAT’做我们的产业合作伙伴”。

  杨光是一名典型的技术派投资人。获得上海交通大学电子工程系的学士和硕士学位后,曾在微软参与Windows Mobile的开发。

  在2007年苹果推出iPhone前,智能手机的竞赛主要围绕黑莓、Symbian、微软、Palm四大玩家间展开。06年,微软和Palm携手推出了搭载Windows Mobile5的系列手机Treo 700W,有触屏也有全键盘;之后,又与摩托罗拉合作推出了不支持触屏的Q系列全键盘手机,界面类似于台式的Windows。

  iPhone出来后,杨光预感到了某种“变化”。“Windows Mobile的思路是把PC上的系统放进手机里,当我看到苹果手机后,意识到Windows Mobile是完全不对的方向,iPhon才代表了智能手机的‘未来’”。之后,杨光离开工作一年的微软,去到韩国最大的移动通讯运营商SK电信从事技术研发。

  “技术是全球化的竞争”,在他看来,全球化的视野对技术领域的风险投资非常关键,能够帮助投资人在产业发展的初期具备对项目的洞察力,将其纳入全球供应链体系中做出最优的判断。

  Innoviz是一家成立于2016年的以色列固态激光雷达厂商,2017年8月获得了全球十大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德尔福、麦格纳联合领投的B轮融资,耀途资本也是该项目这一轮的投资方之一。

  杨光告诉AI星球,他们从2016年年初就详细梳理了全球激光雷达各种技术路线以及对应的创业公司,比如机械式激光雷达、MEMS、相控阵和Flash面阵等技术流派,但最终选择了MEMS路线的Innoviz。

  现阶段,Innoviz已经推出了两款固态激光雷达InnovizPro和InnovizOne,致力于通过设计和制造高性能和低成本的固态激光雷达,降低整车厂进入L3、L4级别自动驾驶市场的成本。

  德尔福、麦格纳和哈曼等Tier 1决定用Innoviz的固态激光雷达技术融进其自动驾驶系统,为其自动驾驶提供可量产的商业化方案;此外,Innoviz也成功拿到了宝马的Design win,并在2021年宝马推出的首款L3自动驾驶汽车上将会使用价格低于1000美金的InnovizOne,是目前首个拿到整车厂订单的固态激光雷达厂商,这些来自于Tier 1和整车厂的认可,使得Innoviz在前装领域具备良好的竞争力。【模板】教你快速判断竞价账户项

  早期投资往往没有“对错”,只有“信否”。杨光说,“我们只有一次扣动扳机的机会——德尔福这样专业的Tier 1在激光雷达领域分别投了三家公司,以我们耀途资本的基金规模来说,肯定做不到在同一赛道上同时投三家,这个时候,对专业度和独立判断力就有很高的要求,我只能选择赛道上的一个选手,只有在细分领域比市场上大部分投资机构更专业,才能投到真正顶级的项目”。

  “决定投之前,我们就应该知道这项技术在市场上的价值,投完之后,再帮助创业者迅速嫁接产业资源,比如投资或者通过商业合作的形式,打造专业的技术生态圈”。

  除了感知层,在自动驾驶的决策层,杨光和团队也几乎把国内外自动驾驶技术创业公司看了个遍,因为考虑到中国路况的特殊性和驾驶数据的重要性,最终把重点放在了中国团队上,并选中了Roadstar.ai。

  第一次见到杨光时,Roadstar.ai的佟显乔、衡量和周光三位联合创始人就谈到了自己对未来无人驾驶技术选型的看法,“我们和Waymo、百度不一样,不需要特别高像素的激光雷达,而是采用多传感器融合路线线的激光雷达、摄像头、毫米波雷达等其他传感器做前融合,降低L4自动驾驶解决方案的成本,更好地为商业化做准备。

  这与杨光的想法不谋而合,通过投资Innoviz的经验,“考虑到未来摄像头、毫米波雷达和激光雷达是L3以上自动驾驶不可或缺的传感器,前装的低成本固态激光雷达是必然趋势。而单个固态激光雷达只能覆盖一定的FOV区域,需要多个固态激光雷达同步才能覆盖360°视野,所以多传感器融合方案一定是最佳的、并且能提供足够的传感器冗余”。

  Innoviz 的CEO兼联合创始人Omer David Keilaf此前也曾表示,“环境感知中,每一种传感器都有自身的优势和弱点。例如,毫米波雷达可在低分辨率情况下完成测距,受天气因素影响小;摄像头有更高的分辨率,但受强光影响较大;激光雷达则能够提供三维尺度感知信息,对环境的重构能力更强。在这种前提下,多传感器的融合才能提供车辆周围环境更精准的绘图信息,并达到OEM主机厂所需的安全标准”。

  技术上,多传感器数据融合的难点在于将不同频率和不同原理的传感器数据进行时间和空间同步,这对初创公司来说需要不小的实力。今年5月,Roadstar.ai在深圳的路测已经可以实现复杂的真实路况下超过一小时没有人工干预的全自动驾驶。

  在早期投资重在看人这个标准上,杨光有自己的理解,“我们不仅仅是看人,也有的创业者专业上履历和背景非常豪华,但因为这些创业者的起点高,投资人投进去的估值很高,最后赚到了名声没赚到钱。我们一直在深耕细分行业,有能力筛选出性价比最高的创业团队,而不是简单的选择背景最华丽的团队”,这一点上,Raodstar.ai的创始团队来自Google、Apple、Tesla、Nvidia、百度等科技公司,过去都从事无人车的开发,虽然职位没有特别高,但他们博采众长,不同技术背景,各有专长,“能够将各自所学的进行综合考量和贯通”。

  杨光认为,在国内,具有明确商业化前景的AI创业项目必然会在辅助人类重复性工作中发挥重要作用,“需要人工智能协助的领域并不少见,但过去两年,大部分钱的都涌向了头部公司,导致本身很好的公司透支了未来几年的估值增长”。

  根据IT桔子的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融资额前五名的公司拿到了整个上半年该领域融资总额60%的资金;77%的A轮以前的项目,所获得的融资金额仅占总融资额的21%。

  “而很多有明确应用前景的技术应用类公司,它们切入的领域更加垂直,商业化进展会更快”。以智能客服为例,耀途资本参与投资的智齿科技是一家智能云客服公司,主要基于大数据和NLP等人工智能技术从智能机器人客服、人工在线客服工具、云呼叫中心和工单系统等几个方面,帮助企业用户降低客服管理成本和提升客服效率。截止2018年3月,智齿科技的客服注册企业用户超过了80000家,其中付费用户达2500家,销售数据近三年保持着3~5倍的增长。

  同样的情况还有将AI应用于金融领域,提升投资端效率的智能投顾,以及提升风控和贷后效率的金融科技公司。

  当前,国内有一大批利用AI建立智能化的风控模型,成立于2009年的畅圣科技就主要通过独特的运营商和互联网数据源,以及强大的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算法,帮助银行建立智能化的风控模型和贷后管理体系,最大化地降低不良资产率;2016年初,耀途还投资了以色列智能投顾公司BondIT,用一款SaaS软件提供债券投资组合设计、优化、调整、监控及分析的一站式服务。BondIT也于2017年先后获得了万得资讯领投的A轮融资和复星国际投资的B轮融资。

  “创业者都是行业里非常聪明的一群人,尤其是现在技术类创业者都是行业精英,好的投资人能与行业里最优秀的这些人保持高频次的接触和交流,能够更加快速的成长”,杨光坦言,风险投资将是人生中最后一个职业, “不断接受新的东西,时刻关注和助力前沿科技的发展”,他认为,这是做投资的最大乐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